深州城西八里地有一个村落叫西马庄,村里住着大老张和二老张两位弟兄。哥哥大老张憨厚朴实,勤劳好做,是村中有名的种地好手,也是出了名的大老实人;兄弟二老张嫉恶如仇,侠肝义 胆,专爱管不平之事。

深州蜜桃冠古今 仙果下凡有传闻-深州蜜桃直卖网-深州蜜桃马庄基地

深州蜜桃的美丽传说

有一年,天气异常干旱,地中庄稼不长,但杂草丛生。一天,大老张顶着烈日,在地里挥汗锄草。由于在地里待的时间过长,忽然感觉一阵头晕,不得已他走到地头的一棵枝繁叶茂的老槐树 下,顺手把锄头挂在了树杆之上,想坐下略做休息,然无意间仰面往上一看,竟发现了一件怪事:枝叶之间隐约可见一条崎岖蜿蜒的羊肠山路斜向西南,却一眼望不到头。

大老张感觉十分新奇,就扒着锄把攀援而上,爬上了大树,顺着小路一直向前走去。沿着山道一路走去,大老张越发感觉惊奇,天啊,这是怎样的景色:路上的所见所闻简直是莫大的视觉享受,一会儿是春色美景,嫩草初发,云燕低飞,和风绪绪,绿意融融;一会儿却又是惊雷骤雨,山峦叠嶂,蓦然却又是艳阳高照,碧树红花;转瞬间却又满眼金黄,天深云淡,秋高气爽,一 派丰收的秋天景色;低头沉思间却又皑皑白雪,玉树琼花……好让人神为之往的景色!

大老张尽情地享受着这无尽的快意,观赏着这变幻莫测的美景,他仿佛忘记了一切,忘记了生活中的苦,忘记了劳作中的累,忘记了忧伤,忘记了烦恼,忘记了昨天,忘记了今天,忘记了时 光的流动,甚至忘记了自己,只感觉自己成了天的一部分,成了地的一部分,自己便是这个世界。

走啊,走啊,翻过了记不清的山,涉过了数不清的水,他猛然发现前面云雾缭绕中忽现道道霞光,亭阁楼榭掩映在青山绿水之间,到处祥云飘荡,霓虹叠岚,令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

转过一小山脚,穿过一片翠绿欲滴、色彩斑斓的花丛,一座小亭忽现眼前。

他看到亭下有两位老鹤发童颜的老人在下棋,他们悠然自得,聚精会神,好像根本没有发现大老张的存在。“拿去吧——”,其中一位老人突然随手把手中的一枚大桃扔到了大老张的手中,大老张吓坏了,随即呆若木鸡。

两位老人相视莞尔,不约哈哈大笑,这一笑不要紧,大老张吓的转身便跑,他边跑边想,这里肯定是神仙住的地方,刚才的两位老人必定是神仙,神仙爷是冲撞不得的,他越跑越快,大脑也渐渐清醒起来,等转回头看时,那条山路却隐而不见了,他又回到了大槐树上,他想起了自己的锄头,自己的地。

顺着树身下来后,大老张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锄头,而面前那本来再熟悉不过的村庄也变得竟然非常的陌生,虽然村庄依然坐落在那里,但再怎么也看不到原来的模样。自己地里的庄稼也再了找寻不见,更让他吃惊的是那棵古槐却不知在何时变得古木参天,粗壮的竟然十来人都抱不过来。

他沉思着这一切,不经意间走到了一片庄稼地前,地里有一位古稀老汉正带着一帮年轻后生在地里劳作,大老张躬身问道:“请问老人家,你见到了我在那棵树上挂着的锄头没有?”

老者回过头来:“锄头?您是?“我是西马庄的大老张啊”。

“什么?大老张?您莫非?唉呀,我老爷爷在世时就经常提起您的传说啊,您离开咱村都三百年了,孩子们,快跪下,快跪下!这是老祖宗啊。”

老者拉着后生们跪倒一片……整个村庄沸腾了,人们都来参拜祖宗爷,并把大老张带来的仙桃精心种植在地里。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桃树竟然茁壮成长起来,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一变十,由十成百,百树成林,没几年整个村庄变成了一片世外桃源,每每春日,竟然是霞红世界,夏末秋初却是硕果累累,而这神桃更是白似雪,粉如霞,甘如蜜,味如奶,异常硕大,凡吃过的人都能益寿延年,连皇上都指名要专门吃这桃子,这桃子成了贡品,深州蜜桃的美名不翼而飞。

大老张就此在村庄住了下来,他十分想念自己的弟弟二老张,但却无从去打听他的消息,只是听岁数大的人听老辈人说从更老辈的老人那儿听说那年大老张不见后,二老张就离开家乡,杳无信息了。

时光如梭,似水流年,许多年又过去了,有一天晚上,大老张忽然在梦里听到有人低声念吟:叫你搬你不搬,非等五月二十三,叫你走,你不走,今叫深州变渡口!

他猛然惊醒,出了一身冷汗,这时他发现外面电闪雷鸣,下起了暴雨,他赶紧叫起了全村百姓,一起向深州城里跑去,等他们到了县城上了城墙,洪水便像一头猛兽般的从西北方向席天卷地而来,并发出牛吼般的怪声,让人不寒而栗,更让人惊骇的是:领着洪水而来的水头竟然是一只长着羊头眼冒凶光的怪物。

有些老人知道就便是兴风作浪闹水灾的“小白浪,它狂奔乱窜,飞快地向深州城冲来,大人和孩子们都被这可怕的东西吓哭了。

正在此时天空忽然一片金光,“小白浪哪走?”

随着一声大喝,一个高大魁悟的身影闪现城头,大老张分明看到那身形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兄弟——二老张,但见二老张手托一柄长刀,稳站城头,奋力向小白浪一刀砍去,那洪水立呈血红色,顺着城墙向东北泻去,水势立减,洪水撤了,全城百姓得救了,大老张从天上带回来的深州蜜桃也得救了,人们竟相奔告,连夜和大老张和二老张一同回村去。

原来三百年前,大老张突然失踪之后,二老张便离开家乡,到外寻访自己的哥哥去了,后来流落到一座仙山,跟一真人道士学武练功,后来听说大哥上天去了,他便不思尘念,只一心修炼了,这一晃就是三百年。前些天,道士把他叫到跟前对他说:“你兄长已从天上下凡而去,并带回了天上的仙桃,现在你哥有难,你家乡要发洪水,你快去降服了小白浪,解救乡亲和仙桃去吧。”

刀斩小白浪之后,大老张和二老张两兄弟便相聚相守在西马庄住了下来,村里的人们尊奉他们为“祖宗神人”,据说后来一天两人一起坐化飞天,到上天仙界去了,留给了后人美丽的神话传说和今天远近闻名的深州蜜桃。

这正是:深州蜜桃冠古今,仙果下凡有传闻。二张弟兄留美名,流芳百世济后人,这是一则关于深州蜜桃的古老神话传说。